•   暮秋的十一月,气候蓦地转凉。我慢吞吞地从和煦的被窝里爬出来,极不服气地裹上里三层外三层,一步一步朝黉舍挪去。  刚进课堂,就看到了一个裹着深棕棉衣的背影,因为他的拦...

  • 校园舞步

    2019-01-02

      人生老是会有些琐事给人永恒的回想,小编校园学舞,从当初的扭捏自悲至从此的蹁跹自如,却是一段难过的劳绩与历练。美文推荐!  学会跳舞是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初次踏上远离...

  •   小编: 辣椒凤凰  过了20多年了,回想自己收到的第一张小字条,记忆乃是那末深。  已经记不清那个男孩童的名字了,那是我在高三复读的班级碰到的工作。  我是去我姨夫...

  •   在自习室考研复习的时候,陌生了老杨。  老杨山东人士,一副典范山东男人的魁伟身体,但其实不粗犷,倒也阳光。  那日晚上我自习完准备收起书本回家,他进来课堂找人,然后两...

  •   一  苏文可拖着行李箱,走下了火车的站台。  陌生的都会,陌生的人,独有那个名字,是在心底念了无数遍。她想自己大概是疯了,为甚么会真的来到这里,对自己克制了无数次,但乃...

  •   我读高一的时候,每天放学,总能瞥见我家楼上的女生和一个男生一起走。男生每天都要送女生回家,送到小区的大门口。  我记得那男生有着很洁净的皮肤,比我还喜欢笑,长得比女...

  •   向日葵的叶子在风中摇啊。?褚恢恢惶??恼菩。  洛阳初见吴宇,是在外国语学院念大一时。彼时,洛阳18岁,黑黑的,胖胖的,肉乎乎的手背上有一些浅浅的窝。她经常感到自己像...

  •   一眨眼,一年。  初三飞速地流逝,日子不停流进汗青的长河。总认为该是如何特殊又富有意义的一年,会深入得令自己难忘,谁曾想这也不过是一场梦在消散。  这一年,除了...

  •   那年她是班里最无人留意的一个,样貌平凡,衣着朴实,结果亦不突出,任教两年的教员提起她竟完全没有印象。早恋更是没有她的份,没有男孩会留意她那中规中矩的短发和毫无特...

  •   我高中时候,有个数学教员,姓王。  他上课,经常讲不到非常钟时间,就会有藐小的白沫子,挂在两嘴角边,像刷完牙忘记了擦一样,很扎眼。有捣蛋的门生,给他起了个外号,叫“...

 41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