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寒假的一天,我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我和姐姐、哥哥三人竟然去玩火了,而且我还撒了谎。  那天我在家里闷的慌,真想进来玩一玩,我和姐姐哥哥,于是我们三人一起来到楼上,在...

  •   冬雪春融,花谢花开,星辰斗转,光阴变迁。生活中,有很多美妙的事物,都在不经意间悄悄消失。  在漫漫人生的旅途中,我们曾被落花激动;我们曾被飘雪激动;我们曾被自己激动;我们...

  • 意外的结果

    2018-12-29

      高考一晃过去半个月了,考生都陆连续续的拿到结果,固然是有人欢乐有人愁,程苏走到离黉舍另有几百米的地方就能够看到黉舍教学楼上拉起的横幅,不用说肯定是高考状元的宣传横...

  •   那年我十六岁,正在上幼师。有全国午,我拿着大扫帚很卖力地做大清除时,有人递给我一封信。我疑问地翻开信封,是个我不认识的男生写来的,信中说:“我们黉舍的男生对你的评价是:...

  •   有些人不相信爱情,有些人瞧不起爱情,另有些人乃至恐惊爱情,可是爱情总会来临,就像春天的雨滴落在孤独的草上。只不过它不是来自天空,而是来自那个深爱你的人。  把我们的...

  •   高三的那个时刻,颓败萎靡,像是躲在阴潮树缝间的苔藓,梦想着开出一朵惊世骇俗的花。  最好是开在你的心底。  那时的我喜欢看蓝天,仰着头,头发像红旗一样在风中鼓荡,刘往...

  •   我总会想起那一丛野蔷薇。在临水的院墙根下,开着淡白淡白的花,白得像月亮一样忧伤。地下也覆有瘦白的瓣,一片一片,飘飘洒洒,仿佛绿手掌没端稳一碗净水,风一。?徒α顺隼。 ...

  •   “各位好,我叫陈哲。很高兴能和各位成为高中同学。我喜欢……打乒乓球,失望今后我们相处愉快!”这是9月开学的时候,我站在讲台上说的话。如果今天再给我机遇重新自我介绍...

  •   很少人知其我当过中学语文教师,因为相关于二十来年的记者生计,它太短了,仅一年。  可我经常挂念那一年。  1983年,刚走出大黉舍门的我,被分派在市里的一所中学教初一的...

  •   1  唐卡是我一个朋友的师妹,在山东念书的南边女孩。她可以千里迢迢地过关朋友辗转获得我的联络方法,并为了工作投奔北京的我,足可以看出唐卡在人际关系上的强鼎气力。 ...

 59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