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皮国平   前几天,陪外孙在小区花间草坪中闲逛,偶遇几株酷似东北故乡的一种常见动物一一车轱轳菜(又俗称马蹄子菜,学名:车前草)。我马上高鼓起来,蹲下,认真端详,它的叶片卵...

  •   俗话说;“八月木樨各处开,九月金菊傲霜来。”   菊花,是中国传统名花,与梅、兰、竹并称为花中“四君子”。晋代陶渊明独爱菊,一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让我对菊情有...

  •   落日西下,映照着平静的劳作的一天。男子、妇女和孩童们还在干活,乱莲蓬的头发上沾满了灰尘和稻茎,脸上、腿上尽是泥土。这边在割稻;那里在搬着、抱着已经捆好的稻束,这同样...

  •   一天傍晚,我在离尼亚加拉瀑布不远的森林中迷了路;转霎时,太阳在我周围燃烧,我欣赏了新大陆荒野美丽的夜景。   日落后一小时,月亮在劈面天空出现。夜空皇后从东方带来的芬...

  •   这几日的气候只能用“极好的”来描述,固然抛开高温不谈。   若是说天空是块调色板,那末天之蓝、云之白就是主色彩,夹杂着晚霞的金红黄灰各种,琳琅满目。   我想大抵是...

  •   除了一小块地方,除了那棵银杏(我经常把它鳐鱼形的树叶送/给给同学,他们拿去夹在地图册里),全部花圃热气逼人,沐浴在略带红、紫的黄灿灿的阳光里。可是我不知其这红色的印象是...

  •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攀缘一座低矮宽旷的平顶小山;当我拨开灌丛,又泛起在旷地时,我已经上了一片崎岖高地,一片四望空阔,各处石楠与零散荆豆杂生的地方,其间也有几处浓密...

  •   我们是在夜里抵达日内瓦的,正下着雨。破晓前,雨停了。雨后初霁,氛围变得格外清爽。我们推开阳台门,秋晨的凉意劈面而来,令人欢然欲醉。由湖上升起的乳红色的雾霭,弥漫在大街...

  •   严寒连续了好少数礼拜,鸟儿很快地死去了。田间灌木篱下每一个地方,横陈着田凫、椋鸟、画眉、鸫和数不清的腐鸟的血衣,鸟儿的肉已被秘密的老饕吃净了。   而后,忽然间,一个...

  •   若是你想分析森林的心灵,那你就去找一条林中小溪,沿着它的岸边往上游或者下游走一走吧。刚开春的时候,我就在我那条可爱的小溪的岸边走过。下面就是我在那儿的所见、所闻...

 137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