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散文素面朝天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03 10:08 阅读: 次

  素面朝天。我在白纸上慎重写下这个题目。夫走过来讲,你是要将一碗白皮面,对着天空吗?

  我说有一位虢国夫人,就是杨贵妃的姐姐,她自恃美丽,见了唐明皇也不化装,所以叫……夫笑了,说,我知其。可是你其实不美丽。

  是的,我不美丽。但素面朝天其实不是美丽女人的专利,而是全部女人都能够选择的一种生计方法。

  看着我们周围。每一棵树、每一叶草、每一朵花,都不化装,面临烈日、面临暴雨、面临风雪,它们都本色而自然。它们会衰老和凋谢,但衰老和凋谢也是一种真实。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为何要将自己潜藏在脂粉和油彩的前面?

  见一位化过妆的女友洗面,红的水黑的水曲折而下,好像洪水冲刷过水土流失的山峦。那个真实的她,像在蛋壳里梗塞得过久的鸡雏,渐渐清醒过来。我觉得这个眉目清楚的女人,才是我真正的朋友。少焉前被色彩包裹的那个形象,是一个卖弄的熟悉人。

  脸,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证件。我的爸妈凭着它辨认出一脉血缘的连续;我的丈夫,凭着它在茫茫人海中将我找寻;我的儿子,凭着它第一次铭刻着了自己的母亲……每张脸,都是一本生命的图谱。连脸都不愿公布的人,便像捏着一份涂改正的证件,有了太多的神秘。全部的神秘都是有重量的。背着化过妆的脸走路的女人,便多了劳累,多了忧虑。

  化装能够令人年青,无数广告絮罗唆叨地警告我们。我认识的一位女郎,盛妆出行,美丽得如同一组霓虹灯。一次晚上里我为她传一个固话,门开的一霎时,我惊愕不止。惨亮的灯光下,她枯黄枯槁好像一册现代的线装书。“我不能不化装。”她从此告知我。“化装好像吸烟,是有瘾的,我已经没有勇气面临不化装的我。化装开始是为了欺人,之后就成了自欺。我真仰慕你。 贝哟宋叶运?渎??。我们都会衰老。我冷静地凝视着我的年岁,如同瞭望远方一幅渐渐迫近的白帆。为甚么要粉饰这个理想呢?粉饰不单是徒劳,开始是一种软弱。自信其实不与年岁成反比,就像自信其实不与美丽成反比,勇气不是储存在脸庞里,而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化装品不过是一些高份子的化合物、一些生果的汁液和一些动物的油脂,它们同人类的自信与果敢其实是不干系的物品。如同大厦需要钢筋铁骨来支撑,而决非几根华而不实的竹竿。

  经常觉得化了妆的女人犯了买椟还珠的毛病。请看我的眼睛!浓墨勾画的眼线在说。但栅栏似的假睫毛圈住的眼波,却昏暗犹疑。请留意我的口唇!樱桃红的唇膏在号令。但轮廓鲜亮的唇内吐出的话语,却浮浅苍白……化装以能干的色彩夸大以至强迫人们留意的部位,却每每是最软弱的地点。

  磨砺内心比油饰外表要难很多,如同水晶与玻璃的区分。

  不具有美丽的女人,并非也不具有自信。美丽是一种天赋,自信却像树苗一样,能够播种能够培育能够蔚然成林能够直到地老天荒。

  我相信不化装的浅笑更纯洁而美妙,我相信不化妆的目光更坦率而直诚,我相信不化装的女人更有勇气直面人生。

  候若不是为了工作,假若不是出于礼节,我这平生,将永不化装。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