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斯特拉尔母亲的回想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03 10:08 阅读: 次

  母亲,在你的腹腔深处,我的眼晴、嘴和双手无声无息地发展。你用自己那丰富的血液滋养我,像溪流灌溉风信子那藏在地下的根。我的感观都是你的,而且凭仗着这种从你们肌体上借来的物品活着界上飘流。大地全部的辉煌——映射在我身上和交错在我心中的——也会把你歌颂。

  母亲,在你的双膝上,我就像浓密枝头上的一颗果实,业已长大。你的双膝依旧保留着我的身形,另外一个儿子的到来,也没有让你将它抹去。你何等习性摇晃我呀!当我在那数不清的门路上驱驰时,你留在那儿,留在家的门廊里,好像为觉得不到我的重量而难过。在《首席乐工》撒布的近百首歌曲中,没有一种旋律会比你的摇椅的旋律更柔和的呀!母亲,我心中那些高兴的工作老是与你的手臂和双膝联在一起。

  而你一边摆晃着一边唱歇,那些歌词不过是一些俏皮话,一种为了默示你的溺爱的语言。

  在这些歌谣里,你为我唱到大地上的那些事物的名称:山,果实,村庄,田野上的动物。好像是为了让你的女儿活着界上落脚,好像是向我列数家庭里的那些物品,何等奇异的家庭呀!在这个家庭里,人们已经接纳了我。

  就如此,我渐渐认识了你那既严峻又粗暴的世界:那些(造物主的)制造物的意味深长的名字,没有一个不是从你那边学来的。在你把那些奇丽的名字教给我之后,教员们只有利用的份儿了。

  母亲,你渐渐走近我,能够去采摘那些好心的物品而不至于损害我:菜园里的一株薄荷,一块彩色的石子,而我就是在这些物品身上感触了(造物主的)那些制造物的情意。你偶然给我做、偶然给我买一些玩具:一个眼晴像我的一样大的洋娃娃,一个很轻易拆掉的斗室子……不过那些没有生命的玩具,我基本就不喜欢。你不会健忘,关于我来讲,最完美的物品是你的身体。

  我辱弄你的头发,就像是辱弄润滑的水丝;抚弄你那圆圆的下巴、你的手指,我把你的手指辫起又拆开。关于你的女儿来讲,你俯下的面目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景色。我猎奇地凝视你那屡屡眨动的眼睛和你那绿色瞳孔里闪灼着的变化的目光。母亲,在你不高兴的时候,经常泛起在你脸上的表情是那末怪!

  确实,我的全部世界就是你的脸庞、你的双颊,宛似蜜色彩的山岗,疾苦在你嘴角刻下的纹路,就像两道粗暴的小山谷。凝视着你的头,我便记着了那许多形态:在你的睫毛上,看到小草在发抖,在你的脖子上,看到动物的根茎,当你向我弯下脖子时,便会皱出一道充满柔情的糟痕。

  而当我学会牵着你的手走路时,紧贴着你,就像是你裙子上的一条摆动的裙皱,我们一起去认识的谷地。

  父亲老是十分失望带我们去走路或登山。

  我们更是你的后代,我们继承厮缠着你,就像苦巴杏仁被密实的杏核包裹着一样。我们最喜欢的天空,不是闪灼着亮晶晶寒星的天空,而是另外一个闪灼着你的眼睛的天空。它搁得那末近,近得能够亲吻它的泪珠。

  父亲堕入了生命那冒险的狂热,我们对他白日所做的工作一无所知。我们只瞥见,傍晚,他回来了,经常在桌子上放下一堆生果。瞥见他交给你放在家里的衣柜里的那些麻布和法兰绒,你用这些为我们做衣服。然而,剥开果皮喂到孩童的嘴里并在那酷热的中午榨出果汁的,都是你呀,母亲。画出一个个小图案,再凭据这些图案把麻布和法兰绒裁开,做成孩童那怕冷的身体穿上正合身的。松软的衣服的,也是你呀,温情的母亲,最酷爱的母亲。

  孩童已学会了走路,同样也会说那像彩色玻璃球一样的多种多样的话了。在攀谈中间,你对他们加上的那一句悄悄的祈祷,从此便永远留在了他们的身旁直至生命的最终一天。这句祈祷像宽叶香蒲一样朴素。当人们在这个世界上需要粗暴而晶莹的生活的时候,我们就用如此容易的祈祷祈求,祈求每天的面包,说人们都是我们的兄弟,也嘉赞上帝那顽固的意志。

  你以这种方法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充满形态和色彩的油画般的大地,同样也让我们认识了隐匿起来的上帝。

  母亲,我是一个忧郁的女孩,又是一个偏僻的女孩,就像是那些白日藏起来的蟋蟀,又像是酷爱阳光的绿蜥蜴。你为你的女儿不能像其它女孩一样玩耍而痛苦,当你在家里的葡葡架下找到我,看到我正在与迂曲的葡葡藤和一棵像一个摩登的男孩童一样挺拔而娟秀的苦巴杏树攀谈时,你经常说我发热了。

  此时此刻,假使你在我的身旁,就会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像那时一样对我说:”孩童,你发热了。”

  母亲,在你之后的全部的人,在教你教给他们的物品时,他们都要用许多话能力申明你用少少的话就能够申明白的工作。他们让我听得厌倦,也让我对听“讲故事”索然无味。你在我身上举行的批评,像密切的蜡烛的辉煌一样。你不用强制的立场去讲,也不是那样急忙,而是对自己的女儿倾吐。你从不要求自己的女儿安平静静规礼貌矩地坐在硬板凳上。我一边听你说话一边玩你的薄纱衫或者衣袖上的珠贝壳扣。母亲,这是我所认识的惟一的令人高兴的进修方法。

  从此,我成了一个大姑娘,再从此,我成了一个女人。我独自行走,不再倚傍你的身体,而且知其,这种所谓的自由其实不美。我的身影投射在原野上,身旁没有你那玲珑的身影,该是何等丢脸而难过。我说话也同样不需要你的辅助了。我乃是盼望着,在我说的每一句话里,都有你的辅助,让我说出的话,成为我们两个人的一个花环。

  此刻,我闭着眼睛对你诉说,忘却了自己身在何方,也无须知其自己是在如此辽远的地方,我闭紧双眼,以便看不到,绵亘在你我中间的那片空阔的海洋。我和你攀谈,就像是摸到了你的衣衫;我微微伸开双手,我觉得你的手被我握住了。

  这一点,我已对你说过:我带着你身体的赐予,用你给的双唇说话,用你给的双眼去凝视神秘的大地。你同样能用我的这双眼瞥见热带的生果——披发着甜味的菠萝和光闪闪的橙子。你用我的眼睛赏识这异国的山峦的是色,它们与我们那光秃秃的山峦是何等分歧。≡谀亲?浇畔,你养育了我。你过关我的耳朵听到这些人的发言,你会明白他们,爱他们,当对故乡的缅怀像一块伤疤,双眼睁开,除了墨西哥的景色,甚么也看不见的时候,你也会同样觉得痛苦。

  今天,直至永远,我也会谢谢你赐予我的采撷大地之美的能力,像用双唇吸吮一滴露水,也同样感谢你赋予我的那种痛苦的财富,这种痛苦在我的心灵深处能够接受,而不至于死去。

  为了相信你在听我说话,我就垂下眼脸,把这儿的清晨从我的身边赶走,想像着。在你那儿,正是黄昏。而为了对你说一些其他不能用这些语言表达的物品,我渐渐地堕入了沉默……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