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玉辉|聆听冬天的声音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12-27 08:59 阅读: 次

  乌鲁木齐的冬天如此漫长,从金秋十月末一直连续到来年蒲月,怕是要待到我们故乡鲁西南的麦子成熟时候,才会不急不躁延伸出绿的色彩。于是,故意人儿据有足够时间学会了聆听!聆听冬天的声音。带着平静、牵着阳光——聆听。

  属于我们矿区周边草原的天很高、很蓝,远眺大地一片迷茫。湛蓝色漫空做打底、草黄色原野为主题,填充着默默和坚固,恰如铺展开的一幅朴素庞大的素描。

  有雪花飘过的日子,这片宁静大地安稳接受着纯净浸礼,另外一番气象在睡梦中默默无闻萌发。放心着这个季节独有的唯美,不知不觉间更新、轮回。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慵懒地透射在天花板,推开窗呼吸新奇带些寒凉的氛围,怡然望着眼前整洁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探出手指真切触摸霎时即逝的晶莹,内心深处感触着洁白大地带给人们的希望,一切是那末丰富、那末令人激动。

  雪过晴和的傍晚,寻找着地平线那边的谜底,行走在三月大地。听,一粒沙随风轻扬、拂过耳边,和着大自然的音符倾吐着迷离心情;听,那是阳光熔化冰雪的洪亮,还挽着草儿的影子在窃窃密语;听,那是棵棵红柳书写年轮的声音,另有冰封河水马上获得洒脱的欢笑。沉默季节里,没有春之绿意盎然、没有夏之辉煌多姿、没有秋之沉甸甸丰富,却充满着一种简容易单、雄浑大气的深邃和内敛。

  故意人儿。≡芈?空婕ざ,仿佛听到泥土里种子在悄悄孕育,仿佛听到冰层下鱼儿们在高兴畅游,仿佛听到沉睡了亿万年以来的乌金在暗流涌动。静静感知着,独有“顾惜”,是生活赐予我们的难得。

  终于用一个多月业余时间读完了兰晓龙的《我的团长我的团》。早已走过不惑之年的我很少如此沉迷于一部战争题材的小说了。恐怕囫囵吞枣的阅读错过了那些令人沉迷的文字和感感民气的对白,竟然捧书在手一句话一句话品味,联合电视剧一个情节一个情节联想。切实说,这应该是我读过的除了《庸俗的世界》之外,留下印象最深入的小说了。

  书的内容涉及“中国远征军”。说的是:抗战末期,一群溃不成军的公民党士兵在离中缅疆域不远一个叫作禅达的地方,他们集合在收容所里好像毫无斗志,只想混天撩日。照书中说的话:“像一群人渣,活着跟死了也差不多”。

  透过大段人物对白,寻着一行行跳跃的字迹,不由自主被拽进了那群嬉笑怒骂的炮灰们中间。冒牌团长龙文章,外号“死啦死啦”,扯着脖子在尽力以赴煽惑带着大伙回家;充满伶俐的北平小太爷“孟烦了”瘸着腿还每天贫嘴不停;蛮横蛮横的东北佬“迷龙”又在一刻不停的爆着粗口;糊里糊涂的湖南兵“不辣”、川军“要麻”又在叫嚣生事;救不了别人也救不了自己的军医“郝兽医”蹲在那边看着他们浩叹短叹:“我是心疼死的”;还有老是做错事的上海军官“阿译”,永远不起眼的河北人“豆饼”以及其他十几号来自天南地北的小脚色们。

  他们从一起头就知其,自己的命运是炮灰的命运,面临的是几乎必死无疑的惨烈战争。他们怯懦、惧怕、很想逃离,却又在无可怎样的纠结里挣扎。他们留恋生命,哪怕苟且地活着,但又盼望属于战士的胜利和威严。是奇葩团长“龙文章”重新再建了他们相同的信仰——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再跟日本人打一仗!正是这个相同的信仰凝结这群人渣重燃斗志,在日军残酷围剿、在忍饥挨饿和容易丢失的热带雨林里聚集散兵浪人们,奇观般攒成了一个团,握紧成了拳,最终用庸俗得不能再庸俗的血肉之躯归纳了一段惊作为、泣鬼神,铁血卫国的豪举!

  沉湎于这部书中的我,每天在傍晚时分用浏览的方法走入他们的阵营,细细观战他们理论、争吵乃至打架,需要明辨黑白的时候,会翻来覆去反复考据,与他们一起推断孰是孰非,陪随着他们一起伤心、失望、期待或是空想。偶然看过一个章节里的人物要去赴死,忍不住又去翻看前一个章节,那一刻何等想像书中的川妹子“小醉”一样活在他们中间,流着眼泪、满怀等候高喊着:你要回来、你不要死。是的,他们不是好汉,没有高尚的幻想,不会像“精英”们一样去说冠冕堂皇的话,但却舍得用低微之身勇敢赴死。他们庸俗而高贵的魂魄,又何尝不是活在我们中间那些真实存在的你、我、他。

  一个多月的相伴,一个多月的回想,脑海中从此深入下那场战役是发生在云南的“松山战役”,那群士兵是“中国远征军”,那个年月是“1944”。

  小编简介:

  曹玉辉,女,昵称:流星雨。山东兖矿集团员工。业余时间喜爱写作,在报刊和网站揭晓新闻和散文稿件150余篇。

  属于感性成份较多的人,喜爱文字但不强求产出量,喜欢静下心悉数那些以前的履历,圈点生活的点点点滴滴滴,留待今后细细回味。

  老是怀揣希望,感恩生命,喜爱生活和一切美功德物!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