雒青之散文:菊花里的刀光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12-19 10:05 阅读: 次

  雒青之:菊花里的刀光

  我迄今不懂,日本皇室究竟出于甚么缘故,选定菊花作为皇权的象征。在我的设想中,菊花是暴烈的,樱花是荏弱的,后者倒更有诗意。在没法确证的情形下,只好瞎猜一气:或许菊花外表的金黄辉煌更符合帝王景象?我留意过,在鲁迅、郭沫若、周作人、郁达夫、冰心等作家笔下,樱花时有出现,而菊花稀有。是他们故意忽略呢,乃是心有鄙夷?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是能够设想获得的,六十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启动战争机器的时候,日本天皇无疑是把菊花雕琢在了战争狂人们佩带的军人刀上。

  早些年读过一本探索日本文化的优秀作品《菊花与刀》,美国人本尼迪克特独具慧眼,从菊花和刀这两个特殊的意象中挖掘出日本文化的内涵品格:“日本人既好斗又友善,既尚武又爱美,既桀骛又高雅,既刻板又富有适应性,既顺从又不甘任人摆布,既虔诚不二又会背信弃义,既勇敢又害怕,既保守又擅长收留新事物,而且这一切互相矛盾的气质都是在最高的程度上出现出来的。”看一看从二战竣事到现在整整六十年韶光中的日本,我们无疑应当向本尼迪克特密斯致敬,她对日本文化模式和日本民族性格的典范描写,至今没有过期,生怕也永远不会过期。说政治与花有甚么关系,肯定有人认为是荒唐的,但用在日本身上未必荒唐,菊花作为日本皇室的徽记,代表了至高无上的皇权,菊花和代表军人道精力的战刀配伍,让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特别是对日本侵犯有切肤之痛的国家和人民,很难忘却菊花里的刀光、樱花里的诡计,是军国主义的阴影让这两种不幸的花朵蒙辱害羞。

  我不能说是生成厌烦菊花的。每一年秋日我所栖身的都会桥头,各处都有贩卖菊花的街市走卒,我也有时驻足欣赏,然而一次也没

  有买过。我并没有因为菊花在日本的特殊象征关系而非议一种天然花草,但良久以前我就因为不喜欢黄巢所写的那首杀气腾腾的《不第后赋菊》而对菊花敬而远之了,乃至到了有点神经质似的对作茶饮的菊花也一概回绝。想一想如此的菊花是不是令民气生恐惊呢:“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杀人如麻的黄巢搅得盛极一时的大唐帝国伤了元气不说,而且也让血雨腥风中的菊花今后成为浩瀚民气目中的恶之花。黄巢绝没想到,他未竞的心愿在东洋日本得以实现。这不知是不是一种汗青的偶合。当年日本派往中国的整箱遣唐使,生怕未必不知其黄巢吟咏的菊花有着何等猛烈的政治意愿。在本尼迪克特笔下,菊花与刀代表了日本的两面性和抵牾性,也代表了日本的不能捉摸性和频频无常性。我和许多人一样,从日本辅弼小泉纯一郎和德国总理施罗德两人的眼里看到的是不一样的物品:前者是飘忽不定的,意味着随时随地可以频频无常,批发着口是心非的辞令,口善而实不善;后者则目光如炬,服从道义,讲清楚内心的热诚和保证,言而有信,一诺令媛。我想若是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作一次民意观察,过去以一国总理之躯向受纳粹虐待的犹太民族下跪的德国会赢得人们的信任,而至今对世界舆论躲躲闪闪连个热诚的道歉都不愿做,乃至不惜扼杀汗青究竟的日本则会落空信任,那些眼泪已经流干而愤恨仍在胸膛的慰安妇们能宽恕如此的日本么?那些饱经日军铁蹄蹂躏的国家和人民能安心日本成为安剖析常任理事国么?因为无人不知其,安剖析常任理事都城是在二战中崛起的克服国。〈恿??昵暗恼秸?咴吹氐搅??旰蟮木?妹褪,日本的变化好像永远是表象的、外壳的,骨子里仍旧跃跃欲试着极强的制服欲和帝国梦。我知其这一切将使日本这朵菊花不仅不能盛开,而且它所潜藏的刀光,肯定会让更多的国家和人民对它所标榜的亲善心存疑虑。这也就是日本的某些辅导人和政治集团为什缶既不能取信于自己的邻国,也不能取信于自己的人民的根来源因。

  若要问我喜欢日本的来由,可能只有一条,那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向人类奉献了作家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画家东山魁夷,音乐家小泽征尔的国家呀。而如果问我不喜欢日本的来由,何止千条万条,最不喜欢的就是六十年前在中国大地上横冲直撞的鬼子们和如今还在为鬼子们招魂的政要们的行动。说句厚道话,我和一般的中国人都没有锐意要与日本人过不去,也丝绝不觉得一般的日本人有甚么和我们不一样。当年出国潮中,我的朋友就有几位是东渡日本的,据说在那里也还过得能够,但自从靖国神社成为两国关系中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时,朋友们的爱国心便早就跨越在富士山下安居乐业的闲情逸致了。个中有个朋友还二话不说辞掉了很有勾引的大公司的厚禄,回到了西北老家。我在平凉工作时的一个同事,如今已经退休了,说起来可能许多人不相信,他至今从未看过任何一部日本影视片,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大街冷巷争看《追捕》、《阿信》、《血疑》等日本影视剧时,他却一脸蔑视。我问他为甚么无动于衷,他不回覆,只是一言不发地低着头抽烟。从此他才告知我,他的长辈中有多位死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下,他的母亲也是蒙受了奇耻大辱的,他这个南京人历来都没有忘却当年三十万大屠杀死难者。恐惧使他清醒,清醒使他愤恨,愤恨使他切记。尽管他也认可自己回绝看日本影视剧是一种偏执,但他没法和别人一样心情坦然空中对那些来自日本的喜怒哀乐的镜头。他平时一直在大量地浏览抗日战争题材的作品,像《猛火金刚》、《平原作战》、《苦菜花》、《敌后武工队》等书都被他翻烂了。那时我和他常常躲在农人废除的土坯房里靠手电筒整晚看书,经常为他难过的哭声而默默堕泪。

  二战战史上有许多优秀战役,我都是过关史书和记载片知其的。我经常如此想,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可能不喜欢斯大林的果断专横,但你没法不谢谢苏联红军在东北对日本关东军的全面扑灭;你也可能不喜欢罗斯福的美国式盘算,但你没法不由衷地赞美美国人的参战摧毁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神经。固然,二战中浴血奋战的中国人民以三千五百万生命的死亡,将最凶狠的日寇打败了,这是二战史册上最波澜壮阔的一幕。惋惜美中不足的是,我们没有让日本军国主义者获得足够峻厉和漫长的批评,乃至像天皇裕仁如此的头号战犯都逃脱了审讯,而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翘楚冈村宁次、731细菌军队司令官石井四郎也容易地清闲法外。这都为日本在战后六十年来一直没有像样地检讨过自己的罪责留下了无可挽回的隐患。不说其它,当年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认定的甲级战犯中,居然有重光葵这样的战犯再次当上日本外相的,更有岸信介如此的战犯干脆就职日本辅弼的,这足以申明一个期间的竣事和另外一个期间的起头都没有让日本人从根子上去除军国主义的思潮和梦想,战争的遗毒仍旧阁下着日本的政治生态和文化生态。作为受害最深的中国,过去几千年里都是被日本人奉为“老师”的,“一衣带水”和“同宗同源”的关系使国人直觉地认为“门生”不会打“老师”,其实否则。有一个说法,越是有能力批评日本的国家,如美国,则越受到日本的正眼相看,而越是对日本低眉顺眼的国家,越是被它欺负轻蔑。我清晰地记得,为了弹丸之岛“竹岛”的归属权,韩公公众不惜举国抗议,更有青年断指盟誓,以热血之躯捍卫韩国主权。我们能够想见正日益强盛的中国,对死不认罪的日本少数极右权势,也当以同仇敌忾的心态,不仅勇敢地说不,而且理当向日本发出一个明白的灯号:没有任何来由能够宽恕一切由战争商人对中国人民制造的侵犯罪责。

  我是二战竣事三年后出生的中国西北人,对包括抗日战争在内的二战汗青的认识和了解,根本上是源于汗青教科书。固然,日本人自己编的再三改动了汗青究竟的所谓汗青教科书,是骗子们的魔术,没有哪一个中国人屑于一渎。在我的读书和写作生计中,对日本文化、日本汗青、日本文学乃至日本美术的关注,在数量上是很多的,但经常烦闷:如果万物有灵的话,像日本如此一个有着奇特文化和自然风光的绝对算得上奇丽法度的大海列岛国家,怎么会繁殖出视生命如草芥的法西斯主义?怎么会对有恩于它的大陆邻国有着

  那样惨无人性的侵犯和屠杀行径?更让人不能思议的是,路过了六十年的星转斗移,这个过去以雄狮鹰隼的凶蛮形象让中国和亚洲许多国家蒙受庞大魔难的战败国,至今仍旧以铁石心肠在列国人民的横目怒斥咆哮中无动于衷,仍旧对靖国神社供奉的恶魔的阴魂情有独钟,仍旧以一副自傲于受害国家和人民之上的冷峭无情出如今各类场合,仍旧认为当年的战争机器和当今的经济大都城具有不能一世的气力。

  关于日本如此一个让邻国落空太平感的国家,我们固然需要它的道歉和检讨,但我们更需要认清它的劣根和本质。当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构造敢于对日本说不的时候,当日本政府的头面人物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战争受害国的责备、抗议以及这些国家人民的心头肝火置若罔闻的时候,我们无论如何都应当在提醒日本以史为鉴的同时,特别坚决地表达我们内心对军国主义的气愤、憎恶和烦厌。

  很多中国人都自认为最了解的国家是日本,大概是受了所谓地缘政治学的陶染吧,好像“近亲不如近邻”这句朴质抵家的话,同样能够合用于两个国家之间。究竟上,完全不是那回事,汗青上对中国损害最深的国家,一是日本,二是沙皇俄国。但最令人不能收留的究竟是,日本这个一直受中国文化陶染的东方国家,却从甲午战争起头,比任何列强都特别疯狂特别邪恶地欺压中国。特别是从“九•一八”起头,全部中都城面对着日本侵华战争的恐惧硝烟。能够说从那个时刻起,中国人和日本人在文化上的同宗同源,已经根本不能能让背水一战的中公公众选择与日本媾合,固然中国人没有日本人那种蹂躏一切的崇尚武力的武士道精力,但却也历来不贫乏与横暴的敌人决死百战的信念和勇气。我们今天为之骄傲的那些老红军、老八路们,很多人都是在抗日战争中一战成名的,他们才不管你刀上的菊花有何等狰狞,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才是人世正道。

  今年的高考题目是关于健忘与铭刻的,有作文老师过后告知门生应该写写与抗克服利六十周年有关的内容,但据我所知,很少有门生这么去写。要我来写,我也只能把健忘与铭刻团结为一种刻骨的记忆,就是日本人总想健忘甚么,而我们却要千秋万代铭刻到底:“健忘过去就意味着反水”。作为一个西北作家,我曾屡次去过敦煌,发觉整箱外国旅客中,老是日本人的身影最多。据说在捐送/给给敦煌探索机构的国外善款中,也属日本人最为大方,这多少让我取消了与日本旅客不相来往的生理。然而,如果仅仅因为如此,就让我把汗青写在沙子上,而把捐钱人的名字刻在石头上,是我所做不到的。

  我过去有过与日本旅客的攀谈,这些敦煌文化的崇拜者,应该说都是很优秀的人,他们也都非常悔恨六十年前的侵华战争史,个中一位日本老人拿着日本作家井上靖的作品《敦煌》过关翻译告知我,他们来这里是文化寻根的,而那些到靖国神社参拜的人,却是要斩断文化的根的。我听后不知不觉间泪水盈眶,心想:两国人民之间是能够成为知音的,就好像真正的景色是故意邀请任何花朵都来聚居的,而刀光掠走的花影是不能久长的。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